融资 | WMA 富道学院

Tag Archives for " 融资 "

这家牙科连锁,靠什么连着利益,锁住人心?

洛阳友好小白兔医学集团,创建于1996年,是以小白兔牙科创始人张海林为代表的一群献身口腔医疗事业的有志之士,联合建设的综合性大型牙病防治机构,该公司下辖多家医疗机构,员工高达300多人,汇集了一大批在口腔医疗方面有丰富经验的专家、学者,在洛阳、郑州两地拥有极高的社会口碑。  与其他公司不同的是,该公司股权结构极其复杂。正如张总自己所说“我们集团成立时间长,股东多,公司多,各种情况都有,大家入股时间不一样,股价不一样,有在职的非在职的,各种专家、客户、股东、员工,所有人都有股权,错综复杂,乱的一锅粥”。 股权分配之初,大家凭着感觉去分,结果越分越乱,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弄了。为了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只好请了专业的机构介入,前后找了两家,一家是律师,一家是咨询机构,可是专家也请了,方案也做了,到最后却还是落不了地 ,不了了之,越来越乱。所有的股东交了钱,没有股,心也始终悬着,观望着,担心自己的资金安全,更担心公司的收益和自己无关。 迷茫无助之际,张总联系到了泰山管理学院,先是在学院系统的学习了股权课程,之后学院安排专门的顾问老师到公司进行实际的调研,在此基础上,还听取了各个股东的意见,并对企业的问题进行深入分析,最后帮助洛阳友好小白兔集团形成了适合自己的解决方案。 2019年1月5日,洛阳友好小白兔集团第一届股东会暨合伙人计划启动大会正式实施,公司的股权结构终于清晰了,股权分配的问题终于解决了,方案终于得以落地,多年的困扰终于得以解决。所有股东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会上,张总激动的告诉大家,我们本着学习的态度,来解决我们不得不解决的、牵扯到我们企业长期发展的、牵扯到我们企业主人的问题,经过泰山管理学院一系列的调研、分析,定制,今天终于有了初步答案,感谢学院帮我们一次性解决了多年的股权问题。 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股权方案也是如此,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定制的才是有效的。 泰山股权商学院,中国定制股权方案专家,创立于2002年,学员50000+,方案落地率93%以上,助力上千家企业业绩增长超百亿!

Continue reading

海尔股权结构大起底:股改凌乱还是再次伟大?

股改凌乱还是再次伟大? 近期伴随着频繁的资本动作,海尔这家集体所有制巨轮,再次被股权结构的迷雾笼罩。 -01-谁的海尔? 2019年10月25日,“青岛科创第一股”海尔生物医疗股份有限公司在沪交所挂牌,首日大涨96%,市值最高达96.6亿元。 继今年年初以18.23亿元入主A股公司星普医科(后改名盈康生命)后,一年之内,这是海尔第二次加持医疗板块,集团上市公司数量随之增加到4家。 资本舞台的频繁亮相让这家巨型集体所有制企业屡屡被拉到聚光灯下。 解析海尔生物的股权结构,其控股股东为海尔生物医疗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1.73%,海创睿(海尔集团创客激励平台之一)持股10.13%。 这其中,海尔生物医疗控股有限公司是海尔电器国际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尔国际)全资控股公司,而海尔集团公司持有海尔国际51.2%的股份。 简言之,上市公司海尔生物的实控人是海尔集团公司。巧合的是,在年初海尔对星普医科的股权收购中,接盘方背后的控股股东是盈康双生(重庆)科技有限公司,而盈康双生也是海尔国际的全资子公司。 11月中旬,有自媒体以海尔国际为线索,牵出背后一系列关联繁杂的持股关系及管理层合伙人制度。以海尔国际为中介,海尔系的隐形之手频繁扩张资本版图与上市图谱,在一系列的资本腾挪中背后不乏管理层身影闪现,这其中是否存在企业股权转移或资产外流? 针对海尔股权迷局,华商韬略结合上市公司公开资料,对海尔看似凌乱的“股改方案”进行了梳理,试图打开笼罩着迷雾的“黑匣子”。 首先要起底的是海尔国际这个资本抓手。 海尔国际前身原是青岛海尔洗衣机股份公司,1997年更名,目前持有海尔非白电业务的主要资产,包括生物医疗、日日顺物流等板块。 海尔国际的股东构成为,海尔集团公司持股51.2%,青岛海创客管理咨询企业(简称海创客)持股48.8%。 这个海创客——后面还会提到,由海尔内部职工持股会变更而来,可以理解为海尔全员持股平台,由张瑞敏等67名高管合伙人带领组建,公开资料显示,海创客已将所持有海尔国际股权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海尔集团行使。 也就是说,充当海尔资本运作主体的海尔国际,是海尔集团具有实际控制权和全权表决权的直属公司。以此为背景,再来剖析海尔系4家上市公司:海尔智家(原青岛海尔)、海尔电器、海尔生物与盈康生命;海尔智家,经营海尔主要白电业务,连续两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去年销售额1833亿,资产规模逾1800亿。 该公司是海尔集团的旗舰公司,经过一系列配股、转让、定向增资等,大股东为持股19.76%的海尔国际;与此同时,海尔集团、青岛海尔创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青岛海创智管理咨询企业分别持股16.84%、2.7%、1.15%,后两者为海尔集团一致行动人。 如上文了解,海尔国际受海尔集团控制,所以海尔智家的实际控制人是海尔集团公司。 再看海尔电器,是海尔智家的子公司,主营洗衣机、热水器、净水机及家电渠道业务。年营收852.5亿,资产净值257.5亿。 海尔电器的母公司海尔智家,持股45.64%;二股东HCH(HK)Investment Management Co, Limited持股12.01%,后者已将所有投票权委托给海尔智家,即海尔智家合计控制57.65%股权。 海尔集团是海尔智家的实际控制人,海尔智家是海尔电器的控股公司,所以海尔电器最终控股公司亦为海尔集团。 海尔生物前文已表,实际控制人为海尔国际,海创睿持有的10.13%股权表决权已委托给海尔集团。所以海尔生物的实控人也是海尔集团。 最后一家盈康生命,控股股东为盈康双生,盈康双生为海尔国际全资控股子公司——因此实际控制人也是海尔集团。 综上,海尔系全部4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最终控制母公司或最终控股公司都指向海尔集团公司。这么一堆复杂的持股关系网背后,位于塔尖的集团公司能实现对各子公司表决权的终极收归,其中关键机要,在于对海尔国际的运用和控制。 作为海尔系核心资本运作平台,海尔国际看起来频频在海尔系资本扩张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实际并未动摇海尔集团的集体所有制的产权本质。 至于员工持股平台海创客为何与集团公司共同持股海尔国际,张瑞敏等核心高管又在其中具有何种话语权,我们下文会进一步分析。 在产权归属上,目前可以确认的是,通过直接控股、间接持股、表决权委托等形式,4家上市主体及旗下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是海尔集团,海尔集体所有制性质与子公司控制权都没有发生改变。 -02-改革被骂,不改就死 花这么大力气,搞这么多层的配股、分权、业务组合,若不是对股权动心思的话,海尔管理层到底图什么? 作为一家大型集体所有制企业,股权改革是一柄高悬海尔头顶二十多年的剑。 改制是中国一代企业家的集体阵痛。过关者,管理制度看齐现代企业;失利者,巅峰跌落甚至企业触礁。 作为集体经济的灯塔和中国制造之光,海尔高层的改革压力可想而知。从上世纪末探索产权改革至今,海尔在“体制改革大讨论”中屡屡被推进旋涡。 2004年郎咸平的一篇“四问海尔”,把海尔探索多年的员工持股模式推向风口浪尖。不同于顾雏军的强烈反应,被“精准打击”的张瑞敏异常冷静,并未对外做任何回应。 据知情人爆料,张瑞敏曾在海尔内部会议上说道:“对质疑最好的回应就是发展;我们发展壮大了,质疑就是错的,我们不发展了,质疑即便是无稽之谈那也是对的。” 2004年海尔集团全球营收突破1000亿,成为中国首家千亿家电企业。那一年美的还是百亿小将,珠海想作价9亿卖掉格力。 此后至今十五年,家电产业开启一轮私有化浪潮与大并购周期,不止一家品牌在海尔之后跃上千亿门槛,何享健、方洪波、董明珠、李东生等一批企业家也成为中国智造的领军人物。 2013~2014年以来,家电行业增长出现迟滞,规模效益一再萎缩,冰洗空产能过剩,价格战从电商到实体渠道全面蔓延,白电市场陷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烈境地。 当上个十年还不在同一段位的竞争者在私有化后步步腾飞,海尔这位老大哥亟需通过股权改革,大胆革新利益分配机制、激发8万员工的创新活力,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改革可能有风险,但不改就会被时代抛弃。这就是海尔的盛世危局。 -03-万人持股,千团赛马 2009年,IBM“救世主”、前董事长路易斯·郭士纳与“海尔教父”张瑞敏会面。 两位管理者相见,张瑞敏在纸上画了个倒三角的组织结构图,还没开始说话,郭士纳就眼睛一亮,兴奋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一个倒三角,倒空了海尔1万多名发号施令的中层管理者。 张瑞敏在海尔内部强化“人单合一”管理模式,激励每个员工与创造的用户价值保持一致,“员工听用户的、去中心化、去中介化”,打掉盘根错节的科层化结构,让组织与业务模式全面向互联网化转型。 2014年,海尔开启了互联网思维下的“三化改革”——企业平台化、员工创客化、用户个性化,整个集团开始大力推行全员创客机制。 创客竞赛,这个在互联网企业中或许并不鲜见的激进规则,几乎彻底颠覆了大集团化的传统考核标准与利益分配体系。 海尔全员创客机制有三个奖励原则: 一是起点均等。谁创造的价值大,谁就拥有股权份额,分红多少由创造的增值收益大小决定,而非按照级别和资历来分配; 二是动态优化。根据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多寡,有进有出、有升有降地调整股权激励对象和份额,避免一旦拥有股份就失去创新动力; 三是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创客遵循对赌跟投原则,项目亏损优先用创客跟投部分抵损;项目超额盈利,创客享受溢利。 通过创客三原则,海尔试图在8万职工队伍中创造一种“谁创造谁收益”“赛马不相马”的市场化、无等差报偿体系,推翻过去的固定薪酬制和岗位级别待遇。 按张瑞敏的说法,海尔只留三类人:平台主,小微主,创客。 让创业者成为企业主体,组织结构变高塔为扁平网,没有上级给你下达命令,用人权、决策权、分配权让渡给基层创业者,集团变为服务者、资源对接者、护航者。 […]

Continue reading
Top